水獺在台灣已經絕跡,只有在金門偶爾看得到。一對因為工程施工而被發現的小水獺兄弟,去年6月從金門緊急移送台北木柵動物園安置,被命名為「大金」、「小金」。由於棲地遭到破壞,金門水獺數量越來越少,金門高中退休生物老師莊西進發起「還給水獺一個家」運動,希望不分男女老幼,大家一起來保護快要滅絕的水獺。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「新故鄉動員令」專題中,來自金門金寧的莊西進與在地青年陳長信向主持人劉克襄說明,金門水獺棲地因擋住「開發、建設」的縣府大纛,生態嚴重受影響。if (typeof(ONEAD) !== "undefined"){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ONEAD.cmd.push(function(){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});} 瀕臨絕種 保育刻不容緩金寧鄉位於金門西北隅,自然生態相當豐富,賞鳥人士最愛流連的慈湖周圍每年有300多種鳥類棲息,而慈湖、雙鯉湖、林厝連綿近5公頃的溼地,更是金門特有歐亞水獺(Lutra lutra)築巢、繁殖、覓食的好居所。歐亞水獺是台灣野生動物保護法所列瀕臨絕種保育類物種,日本於2012年宣布該種滅絕。劉克襄說,最後一次在台灣聽到有水獺,是1980年代在台東太麻里,之後便再也沒有聽說;對於金門仍有水獺,「居民作早操時就可以看到」,十分欣羨。棲地開發 過馬路常送命61歲的莊西進研究水獺近30年,談到水獺仍手舞足蹈,「水獺的外型用六短身材形容,一點也不為過。水獺四肢、頭、頸都相當短小,夜間若在水域看到等距兩道光,那便可能是水獺的眼睛。」林厝附近大片溼地,原為國家公園土地,14年前曾在此發現水獺小新,作為水獺主要棲地,卻在2012年第二次通盤計畫檢討中,被釋放給縣政府興建合宜住宅,莊西進對此感到不解。莊西進指出,水獺需要連貫水道才能安全穿梭,若棲地遭人為截斷,有可能為了尋覓另一片溼地而「過馬路」,遭到路殺。「今年有3隻小水獺送到台灣,但有5隻死在路上,在在突顯開發、保育實難兩全。」尤其島西開發速度遠勝島東,據金門國家公園委託台大研究的報告指出,島西水獺減少得更多更快。生物指標 關乎水源品質「大金」、「小金」正是在林厝溼地因工地地質探勘而挖到的未開眼水獺,因人為擾動,母獸離開幼獸,金門沒有收容中心,只好後送木柵動物園。水獺棲地在政府「合法」開發下迅速消失,在地居民因而發起「還給水獺一個家」活動,在不斷奔走連署下,迄今已有3302人連署。莊西進痛批,人們因需求「合宜住宅」,而逼使水獺離開原棲地,無疑是最大諷刺。有些金門鄉親覺得「金門有很多水獺,死一兩隻無所謂」、「愛護水獺,就不用愛護人類了嗎」,莊西進強調,水獺棲地與金門水質、水源品質息息相關,「水獺是生物指標,牠過得好,人才能過得好。」人禍相逼 數量不到100隻金門最近一次水獺調查是2000年,當時便約莫僅存150隻,莊西進粗估,目前應該不到100隻了。水獺不但面臨棲地破碎,還有乾旱缺糧、近親繁殖所導致的基因窄化難題,天災人禍相逼。莊西進呼籲,金門政府與民眾必須把眼光放遠,重視生態完整、拒絕氾濫開發,「還給水獺一個家」,為水獺留一條活路。



2ABC339F2BF75F5C
創作者介紹

本月獨享

lpz57tx93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